今纶:又见打砸售楼处,这一次决不能让“房闹”们得逞!

文章正文
发布时间:2018-10-09 20:57

今纶:又见打砸售楼处,这一次决不能让“房闹”们得逞!

2018-10-10 12:18来源:功夫财经

原标题:今纶:又见打砸售楼处,这一次决不能让“房闹”们得逞!

今纶 多家报刊、新媒体财经专栏作者,电台特约评论员,创立个人脱口秀节目《今纶说》,争做财经评论界的“栋笃笑”。

1996年,一个朋友在广州天河北买了房子,均价上万,在当时算贵的。在这之前,他已经有了两套房,这套房属于投资,加足杠杆后,他觉得自己马上就要成为人生赢家了。

那个时候,淘金路的部分楼盘已经每平方米6000-8000元,天河比较好的地段房价在每平方米8000-12000元之间,部分先知先觉者觉着要想成为财务自由人士,就得炒房!

历史在你疯狂的时候一定会抽你一记耳光。

1997年,房价开始下跌。1999年,在撑了两年之后,朋友撑不住了,月供压力太大,他只好亏本把房子买了出去。在家人的埋怨声中,他患上了抑郁症。

1999年,还没有流行“房闹”。

他告诉我这个故事的时候差不多是在事情结束多年之后的2008年。

那是一个冬日的茶馆,我们喝着醇香的红茶,每一个细胞都被温暖着,但是听完他的故事,我却感到寒意阵阵。

又过了十年,想起这个故事,感觉与当下何其相似。

最近一段时间以来,“房闹”们围堵售楼部成为新的潮流,泰禾合肥院子、杭州未来海岸、漳州融信一号府、上饶信州府都成了他们的舞台,他们希望房价永远上涨,至少不要砸在自己手上。

和朋友聊起这些新闻,朋友很困惑地说:“如果是自住,降价其实和他们没有太大关系。如果是投资,任何投资都可能被套,为什么要闹?闹的理由是什么?”他表示完全看不懂,然后感慨:“难道时代真的不一样了,流氓都出来炒房了?”

香港也曾出现过“房闹”

这些年我偶尔去香港,也会留意一下香港的房价和香港人对高房价的看法。港人在房价涨跌的问题上似乎比内地人更能隐忍,更能诉诸于内(这个内既是指内心,也是指向内自我伤害、毁灭)。真正针对开发商的“房闹”似乎没有,如果有,也会被当成笑话吧。

香港楼市泡沫的阶段性巅峰,出现在1997年。当时,很多港人无心工作,只想买楼,准确说就是炒楼花,而且是全港排队摇号炒楼花。(是不是熟悉的配方熟悉的味道?)

也正是在同一年晚些时候,香港房价开始下跌。港人没有站出来围堵售楼部,他们对于房价下跌采取的是节节抵抗的对策,充分展现了自己的韧性。

从1997年开始,供楼的中产阶层一直在给自己打“强心针”,他们仍旧努力工作,认真还贷,相信自己会翻身。然而,楼市依然乏力,“负资产”家庭数量达10多万户。

港人自救的第一步当然是节衣缩食。据媒体报道,当时有部分家庭的供楼款和教育费用已经占到总收入的70%,其余方面的开支是能省则省。这样的日子如果能够熬下去,也就罢了,可万一自己的工作职位有个“风吹草动”,那可就有可能万劫不复了。

在经济衰退、供楼压力巨大以及公司降薪裁员的压力之下,不断有人开始自杀。烧炭自杀居然成为一种风尚,一年中最多有300多人烧炭自杀。

1995年~1997年这三年买入房子的港人全部被套,我们今天说内地买房要掏空“六个钱包”,当时的港人不知道掏空了多少钱包。

自杀是一种自救无力之后的绝望,也是一种抵抗,是一种消极的抵抗。

在这一阶段,部分明星也因炒楼损失惨重:刘德华1996年花3950万元买了一套房,2003年出售,只卖了1680万元。钟镇涛1996年借钱炒五套豪宅,结果楼市崩溃,血本无归,宣布破产。张卫健炒楼失败,把多年的积累全部赔光。

2003年,港人终于上街,抗议香港房价下跌,要求港府救市,要求停止“八万五公屋计划”。后果可想而知,房价开始上涨。

这也是一种“房闹”,只不过对象不是开发商。

2012年左右,在1997年高峰期买入房子的港人开始陆续解套。

笔者当时还在一家媒体做新闻编辑,夜班时听到旁边做香港新闻的同时说:“哇,他们买了十几年,套了十几年,终于解套了。”那种沧海桑田、物是人非的感慨,今天还记忆犹新。

舆论上支持“房闹”的人越来越少

不管是香港还是内地,“房闹”们都有一个共同特质,就是——我只想赢,我只想自己赢!至于整体的大环境如何,至于别人有没有房子住,至于是否会对经济造成伤害,对不起,那不是我要考虑的。

他们的想法很简单:我只是一个楼市投机者、赌博者,我既要捆绑政府,又要捆绑开发商(仅限于内地“房闹”)。

就内地而言,打砸开发商售楼部风险比较小,那就去打砸开发商售楼部,杭州人民似乎每次都是这方面的先锋喔。

我看到有评论者批评他们没有契约精神,个人感觉这个要求实在太高了,因为这个群体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是契约,何谈精神?

他们就是精神上永远的巨婴,人品上极致的无赖,行为上标准的法盲。

中国内地的“房闹”始于何时,难以查到最早的记录。2008年9月,华业位于北京东四环的玫瑰郡推出大量特价房后,承诺对老业主进行补偿,成为北京首个降价补偿的楼盘。这应该算是一个比较早的个案。

两年之后,2010年11月18日,北京通州楼盘京贸国际城第三批房源以每平方米预售均价下调7000元而被称为“京城第一降”,开发商为向369套房子的业主合计返还差价达近2亿元。

我不知道当时的开发商,向这帮无赖业主奉上补偿金的那一刻是一种什么心情,我只知道:幸好时代在进步,至少在舆论上,现在支持这帮巨婴为所欲为的人越来越少。

他们生于这个时代,享受了足够的红利,他们一厢情愿地认为这种红利会一直延续下去,只是这种幻想正在破灭。

希望2018年成为严惩“房闹”的元年

当各地的房价下跌消息传来的时候,调控政策没有松动。

当央行降准的消息确认之后,地产股依然在第二天大跌。

地产企业优秀如万科者:8月份,在销售金额和销售面积在基数并不高的情况下,创下今年除2月以来最低;去化率仅为47%,大幅低于上半年55%~65%的去化率。背后,是万科在一二线城市600多个项目都面临着较大的调控压力。

北京和深圳是国内楼市最火的两个城市,但在刚刚过去的国庆长假里急速降温,成交量同比下降约一半。

厦门、杭州相继放低入户门槛,就差大喊——要买房的韭菜都过来。

2016,不是抢房元年,2018,也不是砸售楼部元年。

但我还是希望,2018年成为严惩“房闹”的元年,因为他们的所作所为已经严重妨碍了中国房地产业的健康发展。他们正在或者即将采取的一系列举措可能涉嫌:侵犯企业名誉权;侵害企业的财产权,扰乱社会的公共秩序;侵犯被害人生命健康权……

最后,我想对炒房者尤其是这一波的“房闹”们说的是:诸位应该有点“钟镇涛精神”,输了又如何,大不了从头再来。

钟镇涛大叔如今60多岁了,今年11月会在香港红馆开演唱会,可以说是重回人生幸福轨道。

2002年,钟镇涛向香港高级法院申请破产。四年后,破产期结束,儿子嘉浚写信给他:“爸爸,雨过天晴了,就像泥土湿了,现已晒干,让你可阔步前行。我很替爸爸高兴,加油呀!”

是的,跌倒了就爬起来,要服输要认输,但也要勇于择路而行重新再来。

我们在大概率上会迎来中国房地产的下跌时代,如果考虑到远期的房地产税以及更远的遗产税,生于1960-1980年代这几代人,有很大可能把自己此生所获得的房产财富又还回去,这样的故事在世界上并不新鲜。

记录美国历史的《光荣与梦想》中曾这样描述恐怖的大萧条:“千百万人只因像畜生那样生活,才免于死亡。”

我们还远没有逼近真正的极限时刻,“房闹”们与其上演打砸售楼部的闹剧,不如认真思考:如何开源节流,如何寻找熬过可能的艰难时刻。

无论是政府还是开发商,没有给诸位的投机买单的理由。

天道自有轮回,这一次就该你们付出代价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声明: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,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。

阅读 ()

文章评论
—— 标签 ——
首页
评论
分享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