张定军离职背后,国信证券“高佣金依赖症”,营业部“山头林立”

文章正文
发布时间:2018-06-12 12:12

张定军离职背后,国信证券“高佣金依赖症”,营业部“山头林立”

2018-06-13 10:37来源:环球老虎财经证监会/券商/公司

原标题:张定军离职背后,国信证券“高佣金依赖症”,营业部“山头林立”

6月8日,有媒体爆料有着“游资大本营”之称的国信证券泰九分公司总经理张定军被免职。消息一出,整个证券界为之震惊,他的离开如同宣告了持续15年“泰九”时代的终结。而国信证券此时却正在经历着业绩下滑,接连踩雷触碰监管红线的尴尬境遇,灵魂性人物离任,连同多位总经理的人事调整,是重压之下的变革反击,还是另有他因?

他曾说,"中年人,别以为你很安稳。"

作为“游资大本营”国信证券泰九分公司的掌舵人,张定军的突然离任引发市场热议。有传闻说,是因为其所负责的质押业务出问题了,也有人说是因为泰九分公司太大了。有业内人士表示:“这可能代表国信证券总部对泰九原来分支机构独大的模式,也忍无可忍了。张定军的免职代表了传统经营模式到了必须被颠覆的情况,因为分立山头、各自为政,原来分公司的权力太大了。”

6月8日,有媒体爆料张定军已卸任国信证券泰九分公司总经理职位。其后,有国信证券相关人士指出,张定军仍在国信证券任职,总裁助理、经纪事业部副总职位仍然保留。对此,张定军本人最新的回应是“可能先休息一下”,至于是否离开国信,他表示现在还没定。

除了泰九张定军外,国信证券多个分公司总经理也被作出调整。据国信证券称,此举为近期国信证券优化分支机构管理体制的举措之一。

终究是时过境迁,投行业务触雷,经纪业务下滑,关键人物接连离任组成了国信证券当下的艰难处境。互联网技术的普及带来券商获客成本的降低,行业佣金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继续下行,在此冲击之下,原有的“泰九模式”逐渐落后于时代,国信再难以原有的模式达到曾经的高度,这或许也是其在近来大刀阔斧进行人事调整的原因之一。

据国信证券日前披露的2018一季度财报显示,公司在一季度营收与净利润双双下滑,营收23.37亿,同比下降10.18%,净利润7.39亿元,同比下降28.97%。

图片来源:国信证券2018一季报

事实上在2016年,国信证券营收净利润就已快速下滑近半,此后的2017年净利润仅增长了0.41%,营收仍为负增长。

截至今日收盘,国信证券收于9.95元/股,几乎位于年内最低的位置,近一年跌幅高于行业平均,跌去-23.99%,在一众上市券商当中排名第二十位。

高佣模式难保业绩

在这一波互联网金融的红利下,拥有流量的券商借以互联网运营获得了巨大的成功,线下银行网点的营销模式为交易软件或第三方软件导流所取代。不仅佣金战成为常态,曾经助推泰九成功的“人海战术”在此时更显得有些累赘。

在张定军的带领下,早年间凭借“狼性”文化和“人海战术”的大规模营销策略,国信泰九一举成为全国最大的营业部,在巅峰时期体量堪比一家中小型券商。近6年来,除2016年与2013年,泰九营业部股票交易金额在全国排名均位于首位。

图片来源:中国证券报

“泰九”模式也一度成为其他券商模仿的对象。如今的动辄万三的佣金战不同,高佣曾是“泰九”模式的特点之一。国信证券曾以四大等级区分服务与佣金战对抗,咬定千分之一点五的佣金率不放,并在曾经的报道中对媒体直言“佣金高一些没有关系,关键是要有料,要准。”

国信证券的佣金率已逐步呈现出下滑的趋势,但仍然不免有“随行就市”被动降低佣金的状态。根据choice数据显示,国信证券2018年第一季度平均佣金率(股基成交总额/代理买卖证券收入)为“万5.78”,在30家可考券商数据中排名28,仅方正证券、中信证券佣金率高于国信证券。

而包括第一梯队的华泰证券佣金率低至2.16,不难看出其互联网战略对公司整体发展的助力。反观国信证券,在互联网已经迅猛发展的2015年,国信证券的佣金率仍然保持着近千分之一点五的水平,居于高位。

老虎财经获悉,近年,国信证券内部开始将部分高成交额客户以“统一管理”的名义收归总部管理,不由客户经理直接接管。这种与张定军狼性管理模式几乎“相悖”的管理方式,一方面或短期降低券商内部佣金收入成本,但另一方面却将加大大客户流失的可能。

有业内人士表示,国信证券采用小组承包的模式,导致业务战斗力强大,但也容易养出“小诸侯”,导致公司山头林立。“张定军的离职,或许是国信内部对这一文化试图开始纠偏,但这种反过程也有可能在某些环节弄巧成拙。”

国信证券在2016年最后一轮券商营业部成交量统计中入榜5家营业部,这在过去几年的券业中是一个长期的“奇观”。然而,这些在国信归拢权管理权限的过程中,或许也会成为公司的“心头病”。

据国信证券2017年报显示,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仍然为其营收的主要占比,营业收入合计比去年同期减少了6.46%。

图片来源:国信证券2017年报

过去一年,国信证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同比减少215.57%,投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同比减少4.04%,唯有筹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同比增长了137.19%。

数据来源:国信证券2017年报

年报中营业利润地区分部情况更为明显,除境外与新疆、公司总部及境内子公司相较于去年同期同比增长外,其他地区营业利润同比均表现出不同程度的减少,其中甘肃地区同比减少216.61%为同比降幅最大的地区。

证券行业日趋激烈的竞争,促使着证券行业的产品服务体系和营销模式发生较大变化,曾经为国信证券带来快速增长的“泰九”模式已无力应对当前的市场,变革迫在眉睫。

此外,国信证券如今要面对的不仅是业绩的下滑,还有“狼性文化”带来的显著副作用。近年来,国信证券在投行业务、经纪业务、期货子公司、香港子公司等不同业务板块中,均曝出违规事件,内控隐忧浮出水面。

“狼性文化”的副作用

今年1月31日,国信证券公告因保荐业务及财务顾问业务涉嫌违反证券法律法规,中国证监会决定对公司立案调查。5月,国信证券公告,调查已经结束。因国信证券出具的*ST华泽的相关并购重组保荐和并购重组材料中,涉嫌虚假记载、重大遗漏。公司在核查上市公司关联方非经营性占用资金和应收票据、以及利用审计专业意见等方面未勤勉尽责。中国证监会拟决定罚没2800万元。

尽管结果已出,后续对国信证券投行业务带来的不利因素短期内恐难以消除,年初又是券商抢占独角兽IPO和CDR的关键时刻。据曹山石称,“富士康一开始是国信做材料,临门时却指定中金。”并认为“阿里的cdr由中信和中金做,京东的交给华泰,腾讯回A意愿不强,国信这次附带损失不小”。

事实上早几年,国信证券就已开始过的不“安稳”起来,近年来国信证券已两次被立案调查,投行人士也频繁被罚。

2015年6月,国信证券两名前保荐人戴丽君、刘兴华因借用他人账户突击买入原始股,并在公司IPO成功后违规获利,遭证监会处罚,不禁被罚没上亿违规所得,并被处以300万元、150万元罚款,以及禁入市场10年。

2015年11月26日,国信证券公告称,因涉嫌违反《证券公司监督管理条例》相关规定,被证监会立案调查。

国信证券投行部业务三部负责人罗先进凭借保荐IPO项目任子行从中获利超千万,2016年5月,证监会认定其行为违反了《证券法》规定,证监会决定没收罗先进违法所得约1080万元,处以罚款1175万元,并对罗先进采取终身证券市场禁入措施。

此外,除张定军卸任泰九总经理以及一众分公司总经理的人事调动外,去年2月,国信证券投行业务十年老将、业内的资深保代、曾主导过科士达、齐心集团、中新科技、山鼎设计等IPO经典项目及广发证券、京东方、金地集团等再融资项目的国信证券投行部董事总经理魏其芳,也于2017年初离开了国信证券,并自立门户。

现在又是泰九分公司总经理张定军的离任,对于自己的离任,张定军在亲笔信中称“很突然,但是也很自然,每个时代都有像泰九这样的奇迹出现,这也许是一个时代的结束。”

5月17日时,张定军曾在其公众号“定哥有话说”上发布了一篇《券商总经理突然“被下课”,只因这一点》。在这篇文章中,一位48岁大型券商营业部总经理突遭人事变动。也就是在这篇文章里,他感叹道“中年人,别以为你很安稳”。

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声明: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,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。

阅读 ()

文章评论
—— 标签 ——
首页
评论
分享
Top